抖阴黄app破解版下载入口

抖阴黄app破解版下载入口这边,鬼王与望舒玩得不可开交时,十七与景云却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亭子里吃东西,确切地说,是十七吃东西,景云只是坐在对面,睁大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。

十七有挑食的毛病,肥肉不吃,鱼不吃,青菜不吃,心情不好不吃,可自打鬼王来了以后,他恨不得时时刻刻什么都吃了。

他要长大,要变壮,要打过鬼王!

景云特别无辜地看着他:“十七哥哥,光吃是没有用的,你还得练啊。”

十七皱着好看的小眉头,一脸困惑地看向了景云。

景云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你看我娘亲吃的就不多,她这么厉害,都是练出来的,太师公在的时候,我娘练得可辛苦了,我姥姥也是,她很小的时候啊,都可辛苦可辛苦了。”

(小贺兰倾:天天忙着拔长老们的毛,确实好辛苦呀……)

景云接着说道:“你可以多练呀,比如,抱着我飞。”

一刻钟后,景云如愿以偿地飞起来了,却不是被十七抱在怀里。

十七觉得景云的话很有道理,负重练功确实可行,于是他拔了一座人造小石山背在背上,景云则抱在小石山上。

终于不用抱大腿也可以飞来飞去的景云:“……”

为什么这感觉有些一言难尽……

清纯少女的早安之晨

却说另一边,鬼王将王后叉回小茅屋后,十分没有同情心地闪到一边了,若换个别人在这里,许就心软地请个大夫了,可鬼王简直像看见了瘟疫似的,赶忙抱着自家小闺女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王后自始至终,别说召回鬼王了,连鬼王一根毛都没摸着,也是够气得吐血了。

这个小插曲自然没瞒过大人的眼睛,望舒叽叽喳喳地把小茅屋的事说了,还无比自豪地挺起了小胸脯,娘亲说要学雷锋,她可不就是一个小活雷锋?

“我把她送回去啦!”

我真是一个热心的小姑娘!

“捅”了王后四五六七八刀的小望舒,自豪又欣慰地想。

大人们一听便约莫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了,能让望舒感觉面善、似曾相识的人,八成是王后本人,那个女人疯了不成?中了化功蛊,功力尽失,竟然还敢跑来刺杀小望舒。

他们全都没想到王后是来召回鬼王的。

几人眼皮子都没抬一下,刺杀望舒?在鬼王的眼皮子底下?呵呵,求你再多来几次吧……

虽不觉得那个女人会留在小茅屋等死,可燕飞绝还是去查探了一番,看着地上、床上以及墙上的血迹,燕飞绝啧啧啧:“确定不是把全身的血都喷光了?”

王后尽管没有喷光,却也真的差不多了,当苍鸠将她自小茅屋带回来时,她已经苍白得连唇色都没了,一只脚踏进鬼门关,也不知救不救得回来了。

方翠园中,几人开始各忙各的,乔薇把买来的药材,该晒的晒,该熬的熬,该做成药丸的做成药丸,景云与望舒回房午睡,珠儿蹦到床上,向襁褓中的小白炫耀自己的新装备。

小白想咬她!

与忙碌的众人(兽)相比,姬冥修就显得十分清闲了,他放着大把的事情不做,搬了一把椅子,坐在廊下优哉游哉地晒着太阳。

前几日城东飘了些雪,这两日却又全城放晴,阳光照在身上,很是惬意。

一旁的炉子上,烫着一壶水。

桌上放着茶具。

姬冥修似乎并不着急,嘴里哼着小曲儿,手指在腿上打着节拍,开水煮沸的时候,燕飞绝神色惊讶地进来了:“少主,沐小将军来访!”

姬冥修缓缓一笑:“请沐小将军进来。”

燕飞绝将沐小将军领入了方翠园。

午后的方翠园有些安静,院子里一个洒扫的下人都无,只有廊下坐着一脸玩味儿的姬冥修,瞧姬冥修那副怡然自得的样子,仿佛对此事早有预知。

“你知道我会来找你?”沐小将军走上台阶,淡淡地问。

姬冥修笑了笑,没回答他的话,但那神态分明已经给了沐小将军答案。

姬冥修指了指一旁的椅子:“沐小将军请坐。”

沐小将军坐下了。

燕飞绝又去忙自己的了,换以前,他还担心一下这个南楚神将府的小高手会对自家主子不利,可现在嘛,他连自己一招接不下,少主便是不动用内力也不会败给他。

姬冥修拎起水壶,行云流水地泡了两杯茶:“沐小将军,请。”

沐小将军讨厌这个人,可对方泡的茶,他却是怎么也讨厌不起来的,他端起茶杯,轻轻地喝了一口。

中原人喝茶很奇怪,就喜欢喝烫的,南楚也算是中原了,茶文化上倒是与大梁一般无二。

沐小将军慢慢地喝着茶,姬冥修也不催他,待他喝到第三杯时,姬冥修缓缓地开口了,伸长了一双修长而笔直的大长腿,晃了晃搁在在地面的脚:“我鞋子好看吗?”

沐小将军一愣,这是什么话?

“小薇做的。”丞相大人勾唇。

沐小将军的脸一下子黑了!

一天不秀恩爱会死是吧?

“衣裳也是。”丞相大人笑容满面,强调道,“里衣。”

沐小将军算是一口茶也喝不进去了,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,当着一个家破人亡的情敌秀恩爱,他的同情心呢?都喂狗了?!

沐小将军俨然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,只是姬冥修不按常理出牌,他没提前做好心理准备,猝不及防被扎了几刀子,简直是有些缓步过儿劲来。

“喝茶。”丞相大人笑得花枝乱颤,“这种好茶,沐小将军现在想必喝不到了。”

沐小将军现在缓过劲儿来了,然后他想拿刀捅捅这个家伙了。

“我找你有事。”沐小将军最终还是按下了翻滚的情绪。

“哦,什么事?”姬冥修云淡风轻地问。

原本求着沐小将军沐小将军都不说的事,这会子竟然主动提起了:“你们是怎么发现那个地方的?”

“哪个地方?”姬冥修含笑问。

沐小将军蹙眉道:“你别装蒜了,你昨晚来找我,不是已经什么都交代了?”

姬冥修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哦,沐小将军指的是云端之城啊,沐小将军今天不打算继续藏拙了?”

沐小将军被气得不想说话了。

姬冥修笑了一声,道:“说吧,那城里究竟有什么?”

“有很多你们意想不到的东西。”沐小将军道。

“比如?”姬冥修道。

沐小将军顿了顿:“……比如高手。”

姬冥修现在最不怕的就是高手了:“沐小将军是怎么知道的?”

沐小将军握紧了茶杯:“无可奉告。”

他不想说,姬冥修便不刨根问底儿了,看了他一眼道:“沐小将军可要说说你家中的情况?”

沐小将军垂下眸子,目光落进荡漾着涟漪的杯中:“不必。”

姬冥修眉梢一挑,看了看他的右胳膊道:“那你的伤势总可以说说吧?被谁弄伤的,日后我们见了也好提前做个堤防。”

沐小将军沉默了半晌,低低一语:“你们可看见那个天梯了?”

姬冥修道:“你这伤是上天梯时弄的?”

“天梯的顶端有高手坐镇,寻常人根本上不去,我以为凭自己的功力,能够是个例外……”言及此处,沐小将军顿住了。

这个倒是有些出乎姬冥修的预料,姬冥修知道神将府没了,以为他是在被仇家给伤成这样的,谁料竟是爬天梯爬出来的。

“你走了几步?”姬冥修问。

“三步。”沐小将军道。

姬冥修默然。

百尺天梯,千步有余,南楚第一高手却只走了三步,就被“打”成了半残,照他叙述的情况来看,那个高手根本都还没有露面,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伤到了他,这得多深厚的功力?

如此,他倒是有些庆幸昨日没着急地去闯天梯了。

心思转过,他转头看向沐小将军,唇角浮现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:“你既然都知道,昨晚为什么不告诉我?你怕我受伤啊?”

沐小将军再一次被刷新了下限,嘴角一阵抽抽:“我是怕你连累她!”

丞相大人笑:“都一样。”

沐小将军深吸一口气,静心咒,静心咒,静心咒……

“你现在怎么又不怕我受伤了?”姬冥修看着他问。

沐小将军看了看像只八爪鱼一样抱在一棵大树上、不知在干嘛的鬼王:“你们……不也有个高手了?”

姬冥修微微一笑:“嗯,你没反驳我,你果真是在担心我。”

沐小将军快要被他气死了啊……

对云端之城有了基本了解后,姬冥修一行人便开始琢磨着怎么上天梯了,按照沐小将军的说法,天梯上方有高手镇压,他们自个儿去铁定是行不通的,得叫上鬼王。

可怎么叫?谁叫得动?

总不能忽悠望舒,更不能把望舒一块儿抱去涉险。

“我去叫吧。”乔薇道。

姬冥修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乔薇哪儿能确定啊?那个智障鬼王比姬冥修还不按套路出牌,不过从这两日的相处来看,只要自己不惹毛他,他总不会伤到自己就是了。

还有一点乔薇没说的是,云端之城看上去更像是王后的一个老巢,如果王后把死士与毒体都转移到了那里,那么胤王与三殿下会不会也被她弄去了那里?

她是不怎么关心胤王的下落了,可她爹娘一路追着他们,万一也是去了云端之城呢?

这一点,姬冥修也想到了,他们都能追到夜罗来,以贺兰倾的能力,不可能到不了,而他们迟迟不现身,唯一的可能就是去了云端之城。

……

乔薇出了书房,打院子里路过时,鬼王双手双脚抱在一棵大槐树上,距离地面约莫七八米的样子,乔薇唤了一声前辈。

鬼王冷下脸,默默地在树上转了半圈,甩给乔薇一个大屁股!

乔薇:“……”

乔薇再次回到院子时已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,鬼王还保持着方才的姿势,连方位都没有变过。

乔薇实在不明白他在做什么,清了清嗓子,仰头说道:“殿下,您在树上做什么呀?”

鬼王没理她。

乔薇当然不指望鬼王回答她,于是又接着道:“您饿不饿?我做了点绿豆糕与紫薯糕,殿下下来尝尝吧。”

鬼王下来了。

乔薇摸索了两日也算是摸索出了鬼王的一些习性,譬如喜好甜食、爱干净。

乔薇将点心放在石桌上,打了一盆水,让鬼王净了手。

鬼王稍稍地抬了抬头盔,开始吃点心了。

乔薇壮着胆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,见他吃得很香,胆子越发大了些:“殿下,我们待会儿要出去走走,您和我们一起吧?”

鬼王不要一起。

乔薇又道:“您陪我们去了,晚上回来,我再做两大盘点心给您。”

鬼王顿住。

乔薇见他似乎有些犹豫,忙伸出了手指:“三盘?四盘?五盘?”

鬼王头也不回地走掉了。

乔薇:“哎——我还没说完呢?您别生气啊!不去就不去嘛!生什么气啊?”

当姬冥修一行人掀开马车的帘子时,鬼王又已经双臂抱怀,稳稳地坐在马车上了。

有过一次相同经历的三人俨然对此十分淡定了,倒是乔薇狠狠地惊讶了一把,他杀气腾腾地走掉,她还当他是生气了呢,没想到是比他们更积极地坐上马车了。

燕飞绝赶着车,晃晃悠悠了半个多时辰,抵达莽荒山的入口。

将马车拴在一棵大树上后,几人依次下了马车。

鬼王望着绵延不绝的山脉,半晌没有动作。

乔薇问道:“殿下,您怎么了?这地方有什么不对劲吗?还是您想起什么了?”

千万不要啊——

鬼王迈着步子走进山脉了。

乔薇很快也跟了上去。

海十三带路,燕飞绝断后,走了几次,七万八绕地走了半个时辰后,几人来到了那座石桥。

山洞在桥的另一端,要进去,得先过桥。

“你先吧。”海十三推了推燕飞绝。

燕飞绝白了他一眼:“干嘛是我?不是你在领路吗?”

“你现在不是已经认得路了吗?”海十三指着那个山洞,“咯咯咯!就在那里!你倒是过去啊!”

这种石桥,不论走多少次,都练不出来那个胆量。

燕飞绝腿软,踹了海十三一脚:“上次就是我先走的,你先!”

“吼——”

鬼王约莫是嫌二人太聒噪了,一手抓起一个,往下一抛,将二人稳稳地抛进山洞了。

乔薇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,不是亲眼所见,谁信呐?毕竟洞口那么远、又那么小……

很快,鬼王又拽上了乔薇的领子。

乔帮主吓得小脸惨白:“别别别……别抛我!”

鬼王一手抓着乔薇,一手抓着姬冥修,脚尖一点,身子如利箭,瞬间飞进了对面的山洞。

进洞后,几人的腿都是软的。

刚刚那一幕太刺激了,活他妈跟跳崖似的,燕飞绝差一点就以为自己要与海十三一块儿殉情了。

几人穿过了山洞内的隧道,尽管早已来过一次,可再见到耸入云端的天梯,以及云端之上的城池,还是让姬冥修三人忍不住地惊叹了一番。

不愧是压过隐族,登上帝位的夜罗,在夜凉城时,他们险些小觑了夜罗的实力,觉得夜罗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,一直见了这城池天梯,才算是窥见了夜罗真正的实力。

而这才只是冰山一角,真正厉害的还在城中。

“我试试啊。”燕飞绝有点儿不信邪,迈步走上了美玉铺陈的台阶。

众人静静地看着他。

他一脚迈了上去,蹦了蹦,笑道:“没什么嘛,沐小将军小题大做了!”

说着,又走了一步。

依旧没有任何异样。

众人也不禁开始怀疑,或许这天梯,不如沐小将军说的那般难走。

燕飞绝迈出了第三步,就在此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现了。

他刚刚抬起腿来,便有一股泰山一般沉重的内力,重重地朝着他压了下来!

燕飞绝面色一变!心脏跳得几乎要炸裂,他想抽身,却已经来不及了,他被死死地压制住了。

眼看着那股浩瀚的内力就要将燕飞绝压成肉饼,鬼王忽然飞身而起,朝着半空狠狠地打出了一掌。

轰隆隆——

两股强悍的内力在半空碰撞,像天雷一般炸响,乔薇的耳朵都被要炸聋了。

下一秒,一道黑影自云端之下冷飕飕地跌下来了,跌在冷冰冰的草地上,抽搐了一下,吐血身亡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虔诚地求一波保底月票,么么哒~